钻石切工的完美性探究

产之一,源自于对圆钻理论完美切工的哲学探究。如马塞尔•托尔科斯基于1919年提出的技术理论,实现完美钻石切工所需的标准如下:
明亮型车工标准:桌面百分比(Table)为53%,总深度高百分比(Total Depth)为59%~60%,腰围百分比(Girdle)为Medium – 0.7%~1.7%,冠高百分比(Crown Height)为16.2%,底部深度百分比(Pavilion Depth)为43.1%,冠角(Crown Angle)为34.5度,底部角度(Pavilion Angle)为40.75度。这种理论完美切工被认为是美式完美工艺之一,其背后蕴含着对完美自然之法的探究。工或托尔科斯基的圆钻完美切工理论,即Ideal Cut,在完美钻石切割的探究过程中树立了一个标杆。然而,在完美钻石切割的探索中,我们不应受到技术理论的限制。因此,我们提出了建议的完美钻石切工标准,以丰富完美切割的可能性:
桌面百分比(Table):52.4~57.5%,总深度高百分比(Total Depth):56.88%~63.92%,腰围百分比(Girdle):Thin to Slightly Thick(0.51%~2.95%),冠角(Crown Angle):33.7~35.8度,底部角度(Pavilion Angle):40.2~41.25度,尖底(Culet):None(Pointed)~Medium。
在钻石完美切工的挑选过程中,我们应该注意证书上的Proportions信息。除了核对是否在Ideal Cut的范围之内,我们更应了解这些信息背后的哲学意义,以寻求完美的自然之道。在选择完美钻石切工时,我们必须注意到冠角及底部角度的重要性。专业人员可以为您进行评估,或者您可以通过正确方法掌握数据信息并对其角度进行测量。需要注意的是,Round Brilliant车工并不总是Ideal cut,因为完美切工的标准是适用于圆钻明亮型的美钻,并且必须符合其比例。我们还需要了解确定非完美切工的标志物,例如Polish或Symmetry标有Good、Fair或Poor,Girdle为Extremely Thin、Thick或Extremely Thick等都不能成为完美切工Ideal cut的标准。
此外,根据GIA的钻石切割比率及角度分级表,我们可以分为几个标准,包括标准Good、一般Very Good、好Excellent、很好Very Good、好Good等等。我们需要审慎选择,寻找我们所追求的纯粹与完美。我们对完美钻石切割的探求,是一种对真理、纯粹和完美的极端渴求。在这个探索中,我们需要理解各种要素之间的关系,以实现对真正完美的无限追求。我们的完美钻石切割标准包括以下内容:
一般状况下,钻石的桌面比应该在47%到69%之间,全深比应该小于65%。亭深比应该在39.5%以下或47%以上,而冠角应该在26度到40度之间。亭角也应该是38.2度到43.5度之间,以实现完美的切割。
这些标准不仅代表了我们对完美的不懈追求,更是我们向自然之道、纯净之美和深邃之思的敬意。让我们把握这些哲学意义,去发现更多的完美之美。人们对于钻石的追求,是一种对于生命之美、纯净之容和美好之形的探索。我们认为,每一颗钻石都有其独特的本质和灵魂,需要我们去揭示其内在的秘密和价值。因此,我们对于完美钻石切割的标准包括以下内容:
首先,我们需要对冠高比、冠高、腰后比、底尖比、星形刻面长和腰下刻面等各种要素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把握。这些要素可以进一步揭示钻石的本质和灵魂,让我们更加了解与感悟这种神秘的存在。在这方面,我们需要关注冠高比在8.5%以内,腰后比在0至0.5之间,底尖比在1.9%以下,星形刻面长不超过70%等方面的要求。
尽管标准具有一定的指导性和适用性,但钻石的美是超越标准的。我们需要从一颗钻石自身所散发的光芒和魅力中去寻找美的灵感,从内而外去感悟其完美之美。让我们一起沉浸在这种追求中,去感受生命之美的真谛。